布局南美 : 中国南美洲经济通讯

中国南美洲经济通讯(第十期)

2018年08月30日(内容目录,点击可达具体内容)

中国南美洲经济通讯
(第十期)

2018年08月30日
内容目录,点击可达具体内容

南美洲是中国人第二家园;中国人是南美洲后发动力

 

著作权: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
主编:吴克立
时间:2018年8月30日
地点:智利努布雷大区奇廉市(Chillán, Región de Ñuble, Chile)

 

  1. 下一个阶段智利将是怎样的经济  ¿Cuál es el próximo Chile?
  2. 美洲与东亚,共同体亦或分道扬镳?  Las Américas y China – ¿La localización reemplaza a la globalización?
  3. 中国投资东南亚的痛苦
  4. 跨太平洋贸易路线,才是全球主要经济贸易路线
  5. 智利经济转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La necesidad y la urgencia de la transformación económica de Chile

注:标题有西语标题的文章,在西语网站(conichis.com)可以看到西班牙语版。

 

下载第十期通讯PDF文件

 

 

南美洲是中国人第二家园;中国人是南美洲后发动力

著作权: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
主编:吴克立
时间:2018年8月30日
地点:智利努布雷大区奇廉市(Chillán, Región de Ñuble, Chile)

 

  1. 下一个阶段智利将是怎样的经济
    ¿Cuál es el próximo Chile?
  2. 美洲与东亚,共同体亦或分道扬镳?
    Las Américas y China – ¿La localización reemplaza a la globalización?
  3. 中国投资东南亚的痛苦
  4. 跨太平洋贸易路线,才是全球主要经济贸易路线
  5. 智利经济转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La necesidad y la urgencia de la transformación económica de Chile

下载第十期通讯PDF文件

1. 下一个阶段智利将是怎样的经济

── 智利如何重建自身和这取决于如何建立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西班牙语标题:¿Cuál es el próximo Chile?

2018年6月26日 | 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 | 作者:吴克立
注:该篇文章,为智利地位高尚机构CHICIT,向吴克立先生约稿,这篇文章西班牙语版,将发表在CHICIT的2018年十月期。

智利很晚才进入世界舞台,但现在智利已成为拉美的榜样和整个拉美大陆的先行者。在许多影响全球与拉美区域的重要机制,如TPP、拉美经济委员会、太平洋联盟等,智利都可谓是拉美政策思想的策源地。

── 摘自:美国 托马斯·E·斯基德莫尔(Thomas E. Skidmore)著 《现代拉丁美洲(MODERN LATIN AMERICA)》

所以,下一个智利是什么?有些地方像是日本,一个工业制造国家;有些地方像是荷兰,一个贸易国家;但这一切,都取决于 ── 如何建立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

一、智利成为中国与南美洲贸易的经营国家

智利与中国已经百分之九十五产品实现了自由贸易零关税,但如果停留于此的话,双边贸易增长极其有限;试想一下,向中国出口矿产不会增长太多;另一方面水果即便向中国出口高速继续增长,但这不是一种规模行业。下一个智利,可以向中国出口实现跨越式增长的,是作为南美洲国家向中国出口的转口贸易平台(平台不合适,智利是营运国家 ── 做中国与南美洲进出口,包括经营和结算;货物可能使用南美洲很多国家港口出口中国和进口中国)。智利人的经商才能,在南美洲显得非常突出;应该在南美洲向中国当中,充分发挥这个优势。

我们看到阿根廷报道说,阿根廷产的红酒,但阿根廷人不会销售,智利人拿去出口到中国。虽然这是一种怨言,但也反映出来一种真实情况。下一个智利,需要极度放大这种作为南美洲产品出口到中国行销的担当者角色。阿根廷也有观点认为:加速与智利联通,以便通往中国。

就地理位置,秘鲁是南美洲链接中国的天然中心;但决定性因素并非地理位置,而是商业人才。这方面智利当仁不让。然而,没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当然的。秘鲁的工业文明已经远远走到了智利的前面,没有理由不认为秘鲁贸易因此会飞跃。

中国和南美洲贸易,在智利来运营;并非是转口国,除外阿根廷或许转口可能的话,其他南美洲国家通过智利转口的可能性没有。但智利的优势和未来发展,完全可以经营,中国与南美洲之间的贸易往来;这种经营,指的是经营管理和组织运筹,包括资金结算。

——————

二、智利需要转型成为南美洲工业先锋

美国都要重新振兴制造业,南美洲当然需要工业化。以南美洲整体市场而言,已经足够达到容纳本地区自己建立工业生产。当然,南美洲并不是一个统一市场;但即便两个关税联盟各自内部 ── 太平洋联盟和南方共同市场;制造业也可以有生存空间。况且,两个关税联盟,彼此接近,地理位置也便利产品互通。那么,南美洲的哪个国家应该担当工业先锋呢?我看不出智利在这个角色缺失的理由。工业化最重要的前提是适合的政治法律金融体系 ── 这是很难建立的。法国的胡格诺教徒前往英国,帮助英国建立起来工业文明,就是这样的例子。

——————

三、智利需要第二个经济中心

法国托克维尔说过美国的优点其中之一是:美国没有可以使自己的影响直接或间接于全国各地的巨大的首都。

智利需要建立第二个经济中心地带。这对于实现上述两项 ── 南美洲与中国贸易平台和南美洲工业先锋,是必需的前提。可以说,大圣地亚哥 – Santiago Metropolitan 代表了以往智利的光辉 ── “智利已成为拉美的榜样和整个拉美大陆的先行者”;但是下一个智利,一个新的智利和未来的智利,必需有第二个经济中心。

智利第二个经济中心,应该是努布雷大区(Región de Ñuble ),这个中南部区域位于智利大动脉5号路周边。这里有一个大学教育中心城市奇廉(Chillán)。这个地区的地理位置 ── 中南部,与圣地亚哥不远不近,近到与圣地亚哥联系方便,远到不会受到圣地亚哥束缚。这里也邻近新兴国际港口;这里也适合作为第二个智利物流中心;这个地区的人民质朴勤劳和充满进取心,适合作为后发第二经济中心 ── 质朴和上进。

——————

四、南美洲站在中国巨人肩膀之上

能够提供这个世界最具竞争力资本和技术的,只有中国。与中国的关系,不能依赖和局限在双边自由贸易关系;应该建立在吸引最具竞争力的中国资本和技术,落在南美洲,落在智利。中国已经走到了世界工业前沿和先锋;智利和南美洲最需要中国的,并非是市场,这只是排在第二位甚至第三位;排在首位的,是借助中国帮助智利打造南美洲工业先锋;以及借助中国,联通智利与南美洲基础设施 ──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建立起来南美洲的建设产业。

作为这个过程,更多引进中国先进的机械工程装备,以及机电产品,包括农业机械等,都可以极大帮助智利和南美洲降低经济发展成本。

作为向中国出口最具增长,诸多智利和南美洲人士,都看到了加工食品的重要性。这方面在中国建立行销运营基地,也是必需环节之一。这方面中国广东珠海市已经打造了专门的园区和平台,智利商人完全可以大加利用。

南美洲经济发展,过去是现在仍然是,依靠外来投资动力。二十世纪,美国担当着对这个动力;十九和十八世纪,欧洲(英国和西班牙)担当着这个动力。二十一世纪,美国和欧洲,已经没有能力继续担当这个动力。某种意义上说,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并不是那么需要南美洲;但二十一世纪南美洲的投资动力,只能来自中国。但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如果南美洲对此大力培育和积极吸引争取的话。

——————

五、最重要的是在南美洲建立与中国经济关系企业平台

以南美洲经济发展而言,虽然南美洲并非是中国首要关注地区,但中国不可以不是南美洲首要关注地区。如果说在中国,对智利对南美洲关注远远落后于北美、欧洲和东南亚;那么,也可以说,在智利企业界,在南美洲企业界,对中国有深刻了解和把握的,则是更少。不改变这种状况,并无法借助中国经济力量来改变和新建南美洲。

——————

六、南美洲而不是拉丁美洲

我始终没有用拉丁美洲,而是用南美洲。我认为拉丁美洲是一个文化地理区域,就经济区域而言,墨西哥属于北美洲,中美洲与加勒比海是一个区域,南美洲是一个独立区域。应该基于南美洲,来思考和布局智利的经济战略规划发展,这包括在智利的中资企业。

南美洲经济未来更多与东北亚 ── 中国、日本和韩国,甚至东亚(包括东南亚关联),以及更多自身一体化。但如果说到墨西哥和中美洲,这并非如此。

今天中国的问题也非常严重 ── 并非中国不需要南美洲;放眼二十一世纪,南美洲也是中国的机遇;对于部分中国人而言,南美洲代表着新希望和新未来。

回到目录

2. 美洲与东亚,共同体亦或分道扬镳?

西班牙语标题:Las Américas y China – ¿La localización reemplaza a la globalización?

2017年1月9日 | 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 | 作者:吴克立

2012年,中国上升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而美国衰落为世界最大债务国。这始自中国1978年改革开放,但自由贸易却不是中国主导,这是美国自视贵族的产物(无意做工)。来到2017年,美国重回孤立主义关税保护,开始致力于重振美国工业。拉丁美洲两个主要国家智利和秘鲁,正在重启谋求中国加入的跨太平洋自由经济体。世界将目光转向中国,以及东南亚新兴经济体。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常驻学者奥斯林(Michael Auslin)在对亚洲进行了研究后却对该地区的未来得出了一个与大家惯有的看法截然不同的结论。就像他刚刚发表的新书《亚洲世纪的终结:战争、滞涨以及世界最有活力地区的风险》的书名所表明的那样,在他看来,亚洲地区日益加大的战争风险、经济的下滑以及亚洲国家的内部问题正在削弱这个地区,可能招致亚洲世纪的终结。”
原文链接

东亚,以中国为主要经济体,包括日本、韩国的东北亚区域,这是今天世界增长最为迅速增长规模最大的的经济区域。东南亚作为新兴经济体,其发展也惹人注目。毫无疑问,东亚(东北亚和东南亚)这是世界最大引擎经济体,也是中产阶级增长最快世界最为庞大的地区,世界最大区域市场确实如此。可以说任何世界经济依存和经济增长,都无法脱离东亚。

然而东北亚存在巨大危机;东北亚国家经济成长如此之巨大,与彼此国家政治关系准则危机重重,形成鲜明对比。东北亚各国,彼此政治关系认知,仍然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东北亚各国之间正在激烈重演。政治决定经济,从来不是经济决定政治。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国家将自己绑在东亚国家共同体,都是将定时炸弹绑在自己国家身上。

中国并非可以接替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市场,某种意义上,可能市场还不如东盟。中国三十多年积累起来的外汇,用于奢侈和炫耀的最为瞩目,购买足球球队和足球明星的外汇开销,让世界瞠目。这样的花费,毫无疑问会占用和影响国民购买世界产品的需求。

让我们回过头来看TPP四个发起国,是别有洞天的(最初由智利、新加坡、新西兰、文莱四个环太平洋国家于2005年6月发起)。某种意义上讲,这是拉丁美洲、大洋洲与东南亚区域共同体。指望中美两个最大经济体任何其中一个,作为美洲与亚洲共同体核心支柱,都是徒然的;最终也只能无疾而终。

墨西哥可以说教训惨痛,成也美国,败也美国。今后出路只能转向拉丁美洲共同体。

在美洲与东亚当中,只有拉丁美洲最具前途。美国重振工业谈何容易,关税保护亦可能两个结果,一是重振工业和国力,这需要美国立国精神,而此已经消退;二是美国步入衰退回天乏力。东北亚政治危机是如此深刻激烈,从世界最繁荣地区转而成为世界毁灭之地,并非杞人忧天。东南亚经济向好,但内政缺乏平等,宗教文化冲突严重,法制社会缺失;这些都极大制约其今后发展。唯有拉丁美洲,没有以上地区所有问题,同时循序渐进推进自身发展。

拉丁美洲发展关键是工业化和区域一体化,而非以出口导向。工业化正可以站在中国巨人肩膀之上,后发中国工业优势,包括后发新能源经济。如何吸引和借助于中国私人工业,重演中国工业成就,这可以说是拉丁美洲成长关键。

回到目录

3. 中国投资东南亚的痛苦

2018年8月29日 | 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 | 作者:吴克立

一、公然歧视中国资本

法广2018年8月27日报道(原文链接):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地今天表示,将禁止外国人在斥资1000亿美元建造的森林城市(Forest City)置产。这项由中国建商碧桂园推出的庞大建案锁定中国买家。

马哈地(Mahathir Mohamad)在记者会中表示:「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座即将要建造的城市,不能卖给外国人。」

马来西亚首相,指名道姓中国投资建设项目,不能卖给外国人。那么说,其他建筑楼宇项目,是可以卖给外国人的了。这难道不是公然的歧视中国投资吗?看上去,碧桂园,这家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商,前期在这个项目的投资,都要付诸东流了。

——————

二、马来西亚新首相对中国所做,不仅如此

法广2018年8月21日报道(原文链接):

结束访华行程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周二(8月21号)表示,中国资助的东部沿海铁路(ECRL)及沙巴天然气管道项目将暂时取消。

两个“重要”项目被取消后,意味着中国先期投入的至少千万美元将付诸东流。

——————

三、中国国际投资政治风险分析缺失

中国企业国际投资,在项目建设方面是一流水平;但对于投资国政治风险,一方面缺乏重视,另一方面缺乏分析能力。但政治风险是最大的风险,出现问题,损失也是最大的。这种风险,可能会让一个企业就此破产;无论这是中国国有企业,还是中国私营企业。

——————

四、中国投资东南亚该是觉醒的时候了

不是马来西亚觉醒了,而是中国投资者该觉醒了。马来西亚不愿负担这些金额债务,这可以理解;但明目张胆,公然针对性歧视中国建筑商,这是政治问题,这不是马来西亚国家财政问题。而且,这种撕毁前任政府合约,所造成的损失,也不是任由风吹雨打去。但显然,并没有见到中国政府,对此有丝毫哪怕是外交辞令的抗议,更不要说索赔了。

中国不需要东南亚,东南亚离不开中国。为什么中国投资者要继续忍受这种屈辱性巨大损失呢?马来西亚的问题,只是东南亚与中国关系,历史上“源远流长”仇恨华族,屠杀华族,侵占华族财产的最新一幕而已。印度尼西亚,1998年黑色五月屠华;越南,2014年排华暴动;这些都只是昨天而已。

——————

五、南美洲是中国投资者神圣之地

中国过剩的产能,先进的技术,必须走向世界。这也是中国对世界的巨大贡献。然而,从政治上,从情感上,以及从经济上,全面接受的,唯有南美洲,只是南美洲。

南美洲人民亲善中国,社会平等;法制健全;目前正处在经济起飞的前夜。可以说,南美洲,可以成为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中国。

南美洲对于外国投资,极为开放,完全平等国民待遇。南美洲需要中国的机械和工程,更需要中国的投资;南美洲需要中国帮助其提高工业化水平。

二十一世纪的南美洲,正迎来其历史上第三次巨大转向。早期的南美洲,更多是与西班牙经济文化政治源远;南美洲各国独立以后,南美洲经济更多来自英国投资;这是南美洲历史第一个阶段,这是十九世纪和更早期时间。第二个阶段是二十世纪,南美洲各国主要投资和经济往来,是与北方巨人美国;但美国如今自顾不暇。二十一世纪,南美洲各国,毫无犹豫,转身面向中国。尤其是太平洋沿岸南美洲国家,更是极为紧密与太平洋彼岸的中国的经济关系。但即便南美洲大西洋国家,如阿根廷,2018年也已经彻底转向与中国经济往来。

在南美洲各国当中,智利是引领者;智利于2010年,成为先进国家俱乐部「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的一员。至今仍然是南美洲唯一的OECD成员。

回到目录

4. 跨太平洋贸易路线,才是全球主要经济贸易路线

摘自《告别与重建 ── 别样的中国》(作者:吴克立,美国EHGBooks出版社出版,本文摘自该书59-66页。)

全球经济以往是两条贸易路线。南海、印度洋和大西洋,前者是欧亚大陆海洋贸易路线;后者是大西洋两岸贸易路线,这是美洲与欧洲贸易路线。以二十一世纪看,这两条路线都已经是过去式。跨太平洋贸易路线,才是全球主要经济贸易路线。

东亚面向美洲,自战后开始;无论起先的日本,还是韩国、台湾,直到现今的中国,以及跟进的越南;东亚国家崛起,无一不是面向美洲。美洲面向东亚,是二十一世纪的事情。二十世纪的美洲,一方面更多经济联系还是与欧洲,大西洋是其主要贸易路线;另一方面是南北美洲之间经济联系。但二十一世纪,东亚的崛起,就像新出现一个星球,周围引力都因此发生了转变;整个美洲,无论北美洲还是南美洲,都转向了东亚。

——————

一、欧洲不是中国人走向方向

欧洲与中国经济没有互补性,两个地区是充分竞争态势。

欧洲与中国经济没有互补性,两个地区是充分竞争态势。欧盟的核心德国,其日常家电用品制造能力,性价比远超过中国;德国只是需要出口产品到中国。而二十一世纪伊始,中国也从德国的学生,一变而成为竞争者;德国诸多先进技术,现在中国可以同样达到,但成本价格低德国很多。钢铁贸易战,主要在中国与欧盟。世界更多地区,需要中国廉价钢铁建设他们的国家,需要中国卓越竞争力的风力和太阳能发电设备;但欧盟不同,他们严格限制这些中国产品。

从亲善角度,欧洲远非友好。华裔法国人可以说是受够了,2016年十月间走上街头游行;法国犯罪分子专门针对华裔法国人暴力抢劫,却完全得不到惩罚。

中国与欧盟经济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东欧虽然有求于中国投资建设,但其根本本质是作为欧盟一个成员国,而且,也唯有其作为欧盟成员国身份,才能吸引到中国投资。东欧的根本是欧盟内部求发展,而不是追求与中国关系,在欧盟大氛围与中国贸易战态势下面,并不会有大作为。

——————

二、非洲不是中国人理想的移民地区,虽然不失为一个可以落脚的新家园

1.  非洲不是中国人理想的移民地区,虽然不失为一个可以落脚的新家园。

非洲成为中国移民新的迁居地区。中国诸多卓越杰出优质人力资源,在这里生根落叶发展。中国的个体农民移民到非洲,购买土地建立自己的农场;孩子在此长大,成为华裔非洲人;这样的年轻人说,去中国就像是走亲戚,非洲是自己的家;归宿非洲情系非洲。中国一些私人工厂到非洲开厂,培养起来诸多非洲本土工厂管理干部,在非洲的经营也顺利。非洲成长的中国因素有两个,一是中国政府或国有企业援建和投资,尤其是基础建设工程;另一个是中国个体农户和私人工厂移民到非洲,给非洲带来了经济成长的持久动力。

非洲有一个巨大的局限性,就是法制混乱和恶化。南非等有些国家歹徒,专门抢劫中国人,这是因为少有因此得到法律惩罚。另外部落战争频繁,即便非洲经济最成功,中国因素最大的国家埃塞俄比亚,也因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还有的非洲国家,采取法律的和平手段,掠夺华人创造的财产,这就是中国人民历史最为悠久的老朋友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宣布外国人公司和财产,必需转到本国人名下,而外国人当中,百分之九十九是中国人,便是中国人必须将财产无条件给予津巴布韦本国人,这便是合法虽然也是和平的公开掠夺。

非洲不是中国人理想的移民地区,虽然不失为一个可以落脚的新家园。二十一世纪中国绝大多数移民,都是拥有资金和技术的人,一般而言,会选择更好和健全的法律秩序的国家。

另外,非洲仍然是冲突和战乱一块大陆;非洲人民尚需要时日解决自身问题。二十一世纪中国走向世界,不是谋生需要;非洲不再是方向。

中国与非洲经济关系,有诸多双方有益。中国向非洲贷款和建设非洲基础设施,对此非洲迫切需要;这极大提升了非洲的生活和经济水平。对非洲更为深刻影响的,是中国私人企业和个体农户,前往非洲建立生产工厂和建立农场;一方面脱离开来中国拥挤不堪的土地和竞争激烈的市场,另一方面非洲的工业和农业以及就业和薪金,得以长足进步。可以说,二十一世纪,哪个国家能够吸引到中国私人工厂主、技术人员、农业技术户,哪个国家就能够站在二十世纪末中国巨人肩膀之上得以发展。中非关系当中存在的弊端,便是由于非洲法律秩序尚未完全建立起来,中国移民并没有人身财产安全保障;这种弊端终究导致中国生产力离开非洲。

2. 中资企业在津巴布韦遭遇打土豪分田地

法广2016年3月27日报道(原文链接):

近日,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对全国的外资企业下了一道“死命令” ── 要么按照该国本土化法律,4月1日前将至少51%的股份转给津巴布韦黑人公民,要么关门走人。对此,津巴布韦本土化部长朱奥(Patrick Zhuwao)表示,内阁的做法是为了确保本土化法规得到贯彻,同时帮助改善津巴布韦黑人的经济状况。朱奥是穆加贝的外甥,被认为是当下津巴布韦的实权人物。

对此,有评论认为,所谓本土化法规不过是一个高雅的名词,其实就是某种以国家名义实行的抢劫而已。作者昆云山房的文章说,穆加贝上一次打土豪分田地的对象是白人农场主,这一轮打土豪分田地只有针对外企了。而外国投资者当中,又以中资企业占据主要比例,有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津巴布韦外商投资金额为9.29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投资就占了72%。也就是说,3月31日之后,要么把这些企业51%的股份无偿交给津巴布韦政府,要么你就关门歇菜。

作者张祥前的文章说,中国许多在津巴布韦的投资者,现在只能是欲哭无泪,付出惨重代价,才明白那些所谓“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根本就靠不住,一切独裁者都是无赖、骗子,信用在他们眼里一钱不值。其实,以国家集体的名义进行抢劫,中国人并不陌生,当年土改的时候,政府不分青红皂白,把地主的土地分了,还把地主枪毙掉。私人老板的工厂全部没收为国有,其实就是以集体和国家名义进行的一场抢劫。

正因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所以“中国是津巴布韦最大外商投资来源地,也是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先以老朋友的名义把你诱骗进来,再来个关门打狗,穆加贝的招数,不比三十六计逊色呀!投资协议说撕毁就撕毁,未来恐怕不仅是利润变小的问题。血本无归,才是最大的可能。既然“前期投资无法撤走”,那么“未来的利润”也未必就能到手。

——————

三、东南亚是华人美丽的地狱

东南亚人民的勤劳和顺从,让中国工厂主感觉到了天堂;但假以时日,这些勤劳和顺从的人民,会变成完全另外一副面孔的暴民,华人沦入地狱。

东南亚是中国历史移民迁徙地,下南洋是中国最早的海外移民。这个历史充满了悲剧,每隔一段时期,东南亚就屠杀一次华人。华人因为卓越的经营因此富裕,深受当地人民的嫉妒、歧视和迫害。这种破坏都带有一种掠夺财富的动机和目的。之所以说,每隔一段时期,是因为东南亚国家和社会,需要华人的资金和经营,需要华人留下来发展和创造;但这样一段发展时期之后,华人为当地国家已经创造了财富,这时就变为掠夺了。这种掠夺,都是非和平的,都是极端残暴和极端无耻的。可以说,东南亚是华人美丽的地狱。之所以美丽,因为表面现象是骗人的,尤其目前;东南亚人民的勤劳和顺从,让中国工厂主感觉到了天堂;但假以时日,这些勤劳和顺从的人民,会变成完全另外一副面孔的暴民,华人沦入地狱。历史几多这样的情况,即便二十一世纪伊始,仍然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华人的文化,很容易忘却不幸,或许华人历史有太多的不幸。但二十一世纪实在有太多更好的选择,没有必要眼睛只是停留在眼皮底下。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至十五日,南亚岛国印度尼西亚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规模有组织的极其残暴的排华暴乱,首都雅加达市内有27个地区发生暴乱。暴徒们惨绝人寰的兽行令人发指,令人窒息。整个雅加达恰如人间地狱。

中国对此事也有出版书籍:见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8年10月出版《黑色的五月: 印尼暴徒残害华人暴行真相》

2014年越南排华暴动。最高时多达两万人聚集,部分人撞开围栏闯入园区,见到汉字招牌的公司和工厂就大肆破坏。示威更蔓延至越南北部,最少四个工业园区爆发示威。“暴徒”袭击了在河静省的4家中国大陆企业。

命比较重要,哪还管垃圾堆臭不臭!不过在垃圾堆里,蔡仁宾也见识到了这场暴动的真面目,「(暴民)抢不管是手提电脑、手机,还是现金,还是其他的东西,可以抢的东西他都抢走。」他从被大火烧毁的厂房一路逃,逃到饭店,15日晚间终于排到班机回家,惊恐与疲惫都写在脸上。

越南自毛泽东逝世后,便开始全面反华排华。1977年,在全国掀起排华高潮,大批华侨被驱逐出国,出境的华侨每人还需交纳12两黄金。仅在1979年4月份,越南当局在难民身上劫掠了2.4亿美元,1979年全年,越南当局发难民财可达30亿美元。交不起的便就地处死。对越自卫反击战前夕,越南当局居然下令军队朝中越边境中国渔民开枪,死伤更为惨重。

印尼、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四国的排华较为严重,其中震惊世界的事件,有1965年6月马来西亚华裔的被大屠杀,1979年夏越南华裔船民的海上大逃亡,至于排华首席的印尼,对华裔的抢、烧、奸、杀,更是层出不穷,两次骇人听闻的对华人的大屠杀,是发生在1965年苏哈托上台前后。

 

回到目录

5. 智利经济转型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西班牙文标题:La necesidad y la urgencia de la transformación económica de Chile

2018年8月29日 | 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 | 作者:吴克立

法广2018年8月19日报道(原文链接):

标题:铜价重挫 恐预告全球成长警讯

铜价自6月初以来已重挫逾20%,有些分析师将此视为全球经济不祥之兆,深表担忧。

有人将这种红色金属称为「铜博士」(Doctor Copper),因为它能测量世界经济景气的冷热。

这对于智利,有两方面影响。

一方面,智利出口铜的收入,将受到明显影响。另一方面,全球经济成长将存在问题,而且,智利出口第一大国的中国,经济成长会受到更大影响,中国势必会减少非必需品的进口。未来的几年,智利水果出口到中国,将会受到影响。

所以,智利面临经济转型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这种转型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出口产品种类当中,大力发展加工食品

对于中国而言,进口水果,是一种奢侈性消费;但加工食品,是一种大众性消费,受到经济成长危机的影响很小。南美洲食品资源丰富,而且食品加工具有良好的基础;如果刻意加以培育的话,会成为很好的出口产业。然而,目前的现状是,即便智利市场消费的加工食品当中,仍然有很大部分来自于进口。

——————

二、提升工业化水平,做南美洲进口替代

南美洲民用和商业工业产品当中,几乎均来自进口;这为进口替代提供了可能,这也为南美洲工业化转型提供了可能;智利理应成为南美洲工业化先锋。

中国目前的产能过剩,为南美洲工业化,提供了很好机遇,所以,吸引中国私人工厂主,来南美洲安家落户,在南美洲投资建厂,可以说这是南美洲工业化捷径。

另一方面,打造工业园,也是工业化的一种最佳模式。工业园区,集中提供工业生产所需要各种资源,使得企业可以专心生产技术,这已经在世界各地包括南美洲,屡屡被证实成功。南美洲巴拉圭(Paraguay)已经成功建立了工业园,汇集了众多工厂,取得了成功。而且,这个工业园,就是为了专门巴西进口替代的产物。

——————

三、南美洲需要转变与中国经济的关系

以往,包括矿产品和农产品,出口到中国,这是南美洲各国所主要关心。未来,如何借助于中国工厂主,提升本地区工业化水平,这应该成为主要关心事项。

这方面,依靠顺其自然,是远远不够的,也无法获得成功。这尤其需要南美洲各国政府和商界行会,以及熟悉中国的南美洲企业,大力行动起来,这需要开拓性工作。

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在今年8月份发起设立的 CONICHIS 中国投资者南美洲联盟 (Consorcio de Inversionistas China Sudamérica),就是要大力这方面开拓性工作;我们也愿意与南美洲各国政府、商界行会和企业合作,共同大力开拓这方面工作。

注:作者系智利斯宾诺莎投资公司(spinozainvesting.com)总经理,CONICHIS 中国投资者南美洲联盟(conichis.com)秘书长。

回到目录